涅白

A lazy man.

一 弃婴

“你有家属在吗?”医生皱着眉头,他有种不好的预感,但他还是冷静的:“直接和我说就好了,我想我做好了心理准备。”医生叹了口气:“那我就直说了,你现在感染的病毒在任何地方都没有记载,这是一种很原始的病毒,或者说是一种生物也不为过。它会在你的大脑里繁殖并吞噬你的神经细胞,所以,如果我们找不到抑制病毒的方法,你有极大的可能会脑死亡。”
脑死亡……他握紧拳头,指甲嵌进掌心里。他深吸了一口气:“如果找不到,我还有多长时间?”
“少爷,这是您要处理的文件。”一个穿着正装的男子将文件夹摆到他面前,微微冲他一笑。他叹了一口气,这个秘书是他父亲派过来的,挺能干的,就是这个方面挺固执的。“父亲,我想休息一段时间。”他打着电话,笔在Z国地图上画着圈,“不,只是累了想给自己放个假……也没什么不好的,他还小多用点心就可以接我的班了……我不想害别人。”他的父亲叹了口气:“我知道了,你也不要什么都自己干。这次你就自己出去,带着Josen,什么时候休息够了再回来。”
这里只是个小山村,风景不错,就是往外的路不好走,买什么东西都要走老远才买得到。可惜了。
“这是怎么回事?”他看着那家的男人抱着一个包裹同人争吵,那人的夫人正歇斯底里的吼叫着。Josen体贴的下车询问旁人。
“老人家,这是发生了什么?”老大爷看了他一眼,表情有些奇怪:“你是外乡人。”之后就没了声音。他伸出手:“Josen,回来吧。”“少爷……”Josen推了下眼镜脸上有些不好意思。他挑眉笑了一下:“我知道,这不是你的问题。我也不是非知道不可,没必要像在公司里一样,现在是度假,度假,vocation,知道吗?”
事情似乎倒向了男人那边,男人挥开女人的手:“你生了这么一个怪物,就是你要养着,它也活不了多久。现在把它丢了,总比到时候什么牛鬼蛇神都往这儿凑合。”男人抱着包裹的手因大力挥手而倾斜,露出了一张奇怪的脸。它睁开了眼,无神的双眼正对着他,明明只是没有焦距的呆滞,却让他产生了一种强烈的欲望。“Josen,如果他们真的打算把那个孩子丢了,让他们把抚养权交给我。”他想把那个可怜的'小怪物'抚养长大,成为一个独立的人。
这种问题对于Josen来说根本不算什么,不多时就办好了。
“以后,这孩子就随我姓吧。”他轻轻抚摸'小怪物'的脸颊,笑道。

评论

热度(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