涅白

A lazy man.

十四 双向追击 《一切安好》

  有的人就是有那种一呼百应的魅力,赤之王和青之王都是,只是青之王更为内敛,也是秩序本身。“这样的小动作可真不像你啊 周防尊。”宗像走进地牢,不由叹息。那个身为引起外面纷争不断的缘由的男人正睡得香甜,宗像对这个男人的感情可谓是相当的复杂。毕竟是当过几年同学,还是同年级的‘死对头’,现如今还是同为王权者旗鼓相当的对手。但他快要失去这个[唯一]的对手了,而这正是周防尊所期待的,无论起因是否是十束多多良。他懂,但是什么也不做却不是他的作风。
  『我想救你,虽然我也觉得很傻』宗像粗暴的抓住他的头发,用力撞上墙面。这样粗暴的蛮力也只是让周防醒过来罢了。“唷,瞧瞧是谁来了。”宗像有些无奈:“周防,我就直话直说吧,你的威丝曼偏差值已经逼近极限,一旦达摩克利斯之剑落下,迦具都陨坑的悲剧将会重演。若你还要继续从德累斯登石板汲取力量,那么我就非得杀了你不可。”
  “听不懂你在胡说些什么。”
  宗像感觉自己心头烧起一片火,他一掌拍在周防头侧,呼吸交织。“也就是叫你,立即辞掉王位。”“你还是老样子,一点风趣也没有呢,宗像。”
  『我又在生什么气?』宗像自己觉得刚刚的怒火很不可理喻“再不然,我就得想办法将你拘禁一辈子不可。”
  “办法的确是有一个,要想一直关住我…就只能靠你,宗像。”周防看着他,眼神里满是跃跃欲试,“由身为青之王的你,亲自盯着我。待在这个房间,二十四小时不间断,每当我有什么轻举妄动,你就得耗尽心力制服我。”“与你呼吸相同的空气,光是想着就让人作呕。”宗像笑了下,摊开一只手,“何况,很遗憾,我好歹也是个大忙人。可没办法成天将心思放在你身上。”
  “真叫人失望啊,宗像。”
  他推了下眼镜,回头看了看。那个男人已经躺回去睡着了。『真是个野蛮人。』“可不是吗,周防。”

  没人会注意到那一点漏洞,但他的确是凭着这点漏洞逃出那仿佛无处不在的监控。这次只有10分钟,他需要想个办法彻底摆脱那个家伙。“这次是什么状况?”他带上乳胶手套,看向唯一一张床上的人,“如果在近期还是无法成功,那么在此之前我会提议使用t36a84型号药剂。”“可是这是违反人权主义的行为,这类药剂是只能用于死刑犯。”那个一直在记录的男子说道,“这类药物有极大的后遗症,如果大量注射,可能病人醒来后会出现长期的肢体不协调症状。”他笑了一下,皮笑肉不笑的,眼神很冷:“这种事我也知道,但我们只是医生,只负责提议和降低风险,其余的不是你该管的。”该说不愧是那位挑出来的人吗?正义感这么强烈,只不过这个项目不需要这样的人来做。
  “实验体状况良好,启用3a68号药剂。”他点了点手上的报告,做下决定,“我们的时间不多了,那个Levi迟早会找到这里来。”
  “你说的不错,我的确在找你。”Levi从头顶那个窖门走进来,“现在,藏在下水道的老鼠已经找到。看来是我赢了,不是吗,Xiao?”
  “你错了,我不会输。”Xiao突然暴起,手里不知什么时候拿出一把枪,“你没有那个能力制服我。”Levi笑了下,耸着肩:“我的确无法制服你,但是你当真以为我会一个人来吗?”身体开始僵硬,意识也开始模糊。“砰——”手枪掉了下来,意识最后只记得Levi身后的一抹蓝。
  “这家伙我盯了好久,该说不愧是东京的地头蛇吗?行动力果然强悍。”Levi拿起整理报告,“看来人体实验这一方面他还是很大胆的。居然提议使用t36a84号药剂,看来他是真的想废了我。”他甩了甩手,报表随之散落:“‘嫉妒让人丑恶’不愧是个真理,谁让我的天赋比他高呢。”“不要随意扔东西,这样会给后续部队添麻烦的。”秋山说着,转身上去了。“哇哦,抱歉,我会注意的。”Levi浑然不觉自己做错了什么。看来宗像的布置是正确的,让秋山来陪如今的Levi比起派伏见来还是效率高得多。

  “我的玫瑰,我快要得到你了。”
  沙哑的声音回荡在脑海。
  “不…”皱着眉,似是梦魇,“不!”大口的喘气,看着莹白的手,他捂住脸大声笑了起来。
   “那就来试试看啊,可怜的,被放逐的‘小王子’。”

对,日常假酒

十三 嫌疑人 《一切安好》

  看着来信里那张照片,八田放下了筷子。Homar的成员不断往那处聚集,夜刀神狗郎也正盯着街道人群,寻找着新的‘无色之王’。【是的,涅白居然把时间顺序给乱了,其实这是前一章(ノ ○ Д ○)ノ我居然把原主角给拖了这么久才出现Σ(っ °Д °;)っ】
  『那个该死的混蛋,我找到了』八田用力挥舞着棒球棒,少年躲过了一击摔倒在地。点开通讯,两张一模一样的脸足以让他确认,这家伙就是那个开枪的混蛋。
  “给我站住!” 逃跑,少年只有这个想法。『傻了才会听你的。』少年听着身后八田的叫喊声,不停地跑。八田见公路上滑板的优势不在,一边让氏族成员配合将少年引到设计好的路线一边抄近路赶去。
  “抱歉,抱歉,借过一下。”看着前方倚在墙边的男子,少年叫着。
  吐出一口烟,草薙也参与了拦截。烟火般的火花冲向少年,眼看就要成功,一个身影从天而降。拦截了火光,抓住前冲的八田带上一击肘击,搂住少年便离开。
   “谁啊那家伙。”八田从地上爬起,捂着胸口闷闷的说道。“‘黑犬’夜刀神狗郎。这下又来了个麻烦的程咬金。没办法,那就进行下一步吧。”

  “嗨,夜色真美不是吗?我是为了拍夜景而来的,请问你是来做什么的呢?我叫十束多多良,你呢?”“我乃第七王权者,无色之王,在这里等个人。你说夜色美?是啊,的确是挺不赖的。”录像里的少年眼底透着疯狂,让人一看就知道他的野心。

  狗郎将少年带到一处天台,刀还未出鞘,说出口的话语却让少年听不明白。大厦电视上播放的影像已经有了答案:“那个人应该就是你,没错吧?”“好像是的呢。”少年尴尬的笑了起来。『这究竟是怎么回事啊?!』
  夜刀神狗郎,前无色之王的遗臣,没人会小看这个还没成年的刀客,他的立场也是极为重要的。也许这也是那个藏在背后鬼鬼祟祟的家伙的目的之一吧,让各个氏族自顾不暇,可这又有什么必要呢?让人看不透。“伊佐那社,我奉前代第七王权者三轮一言之遗志,你的性命…”“请等一下!”“就由我收下了。”少年慌乱窜起,企图离开这个莫名的家伙。逃不开,那人手上的奇怪力量将他抓住举在半空中。“你真的打算杀了我吗?”“还想抵抗吗?”狗郎看着伊佐那社问道。“那不是我,我是无辜的。杀害无辜的人就是你那三轮先生的命令吗?”“无辜?”狗郎放开束缚,将伊佐那社放到地上。『即便有录像也不承认吗?』“怎么说呢?也许我看起来不像是无辜的人,但有句话不是说‘人不可貌相’吗?应该凭内在来判断一个人。”
  “人不该看外表,也不该看内在,应该以行动来判断。” “可是那个人真的不是我,你认错人了。” “那个人不管怎么看都是你,别再抵赖了。”说不通,但也是没办法的事,毕竟那张脸可是一模一样。“就假设那个人是我吧,那为何你要杀我呢?如果我真的是犯罪嫌疑人,应该由警察逮捕,由检察官起诉,由法官判刑。这才是法制国家的正确做法吧。”他看向狗郎。“我听从的不是这个国家而是三轮一言大人。”驳回了。“好吧,既然你都这么说了,要杀要剐就悉听尊便吧。”
  “总算肯就范了,是吗?”刀抵上脖颈,可以清晰感受到丝丝寒意。“可是!我在死之前拜托一件事吗?”“说来听听。”“在那之前能先把我放下来吗?”眼神一冷,带着锋利。“不,我不会逃了,就算想逃大概也逃不掉。一定会先被你逮住,不是吗?”
  收了刀,狗郎死盯着少年。【现在开始表演…(其实是涅白不想复述了╮( ̄▽ ̄)╭)】“这是什么?”狗郎看向伊佐那社,红色的伞挡住了烟火光下的神情。待恢复了视力,却已不见人影。『让他逃掉了。』
【其实我真没有拖,只是我写到一半突然发现自己写的太high把小白剧情给忘记了(ノ ○ Д ○)ノ,于是又回过头来补了这一章。所以…下一章会很快发表吧[望天]】

十二 抓捕 《一切安好》

“不用再增派人手了,赤之王不是人数多就能解决的。”宗像指挥着,“我们去会会赤之王吧。”他领着队伍走进了大楼,命令情报人员锁定威丝曼偏差值的上升。他需要情报,通过任何手段,确保赤之王的剑不会在他无法触及的地方失控。这是他的宿命,也是他的大义。
  目光交接,已是明了。“宗像,拔刀。”
  “homar的领导,赤之王,周防尊。根据120条例,我现在要拘捕你,有什么异议吗?”一场试探已经清楚对方的意图,宗像站得笔直一如以往的坚定。周防挑眉,似有兴味:“很可惜没有,接下来就有劳你照顾了。”举起双手,任他拷上枷锁。
  『太危险了。』宗像眼色微沉,只是接近这个男人就可以清晰的感受到那种即将崩溃的力量。『必须让他退下王位了,这个无色之王是看准了这点才动手的吗?计划不够谨慎,但对于让我们手忙脚乱却是足够了。』“继续追踪嫌疑犯的行踪。”宗像领着周防前往S4的特殊监狱,向淡岛副长示意。“是,室长。”淡岛清楚宗像的意思,指挥着队员有序撤离。

  “找到了。”安娜看着地图上停止的弹珠,“在这里。”草薙嘴角牵起一抹笑意:“学院岛啊,果然是个麻烦的地方。”

  “网络侵占了!”“谁干的!”“该死的,太野蛮了…”Scapter4的情报组一阵骚乱,那个原本应该只在内部流传的视频被homar的氏族给公布了,还有悬赏嫌疑人。伏见看着那反复播放的视频,手不由的扶上左肩锁骨上的伤疤:“啧,真的重伤了啊。”『没想到会是这个家伙出事,该说是果不其然吗?』
  八田看着愤愤不平,出于对周防尊的敬重没有动作。但在解散途中,他还是一脸不满的念叨着。镰本一边劝说一边不着痕迹的把八田引到homar。有草薙在,八田也不会太过张扬。这么想是对的,可惜在还没进门就不小心惹火了八田。“你说什么?!”一个过肩摔递了出去,八田用力勒住镰本的脖子。“投降,投降…”“给我闭嘴,你这个满嘴狗屁的家伙!”镰本拍着地板,反抗不得。
  草薙笑了下,『我的吧台,我的吧台,我的……』“我的宝贝吧台…你们两个…”他一把抓住八田和镰本的头,“听好了,你们倆。这个吧台啊,可是拜托英国酒吧割爱砸重金购得的上等货。是由啤酒……所以你们究竟是在吵些什么啊,boys。”
  “不是啊,是他先说了尊先生的坏话。”“我哪有!”草薙脸色不满:“你说尊怎样来着?”八田抢先说道:“这小子竟然说尊先生向青投降,草薙先生你也来教训教训他。”“啊,不是啦。我只是纳闷为何王毫无抵抗轻易被他们给逮捕了。”“臭小子,还不是一样吗?”…争吵着,草薙将他们一把搂在怀里,声音带着一丝蛊惑:“想听听看吗?尊束手就擒的理由。”
  “只要你们肯保持敬意向这吧台道声歉,我就告诉你们。”
……
  “对不起。”
  “听着那个活像天灾的家伙还会被关下去……”不管怎样,总算是忽悠过去了,虽然这并不算是谎话。
【大家中秋节快乐~ps:说句题外话,因为刚刚看见几个朋友在说些关于自身压力的事情就突然想到之前的涅白也是一样的满身负能,可能还有点抑郁。就希望大家不要太压抑自己了,反正我家就是高考完了就当我不存在了,暑假有时候还会忘记做饭把涅白扔在什么都没有的家里╮( ̄▽ ̄)╭好好学习,除自己以外的人说的话就当耳旁风,心中默念“等我干掉高考再听你们这群人说话。”(中二气息严重,但是有时候就是要这么中二才有用~)╭( ̄▽ ̄)╯╧═╧】

十一 混乱(初) 《一切安好》

  “病人伤到腹部,且身体多处枪伤,再晚一点可能就没办法了。”医生脱下手套,“现在还是危险期,虽说抢救回来,但是二十四小时之内如果有恶化的征兆以目前的医疗水平恐怕整个日本的医生都没有办法了。”草薙的表情藏在阴影里看不清,他没有做出什么歇斯底里的举动也没有肆意发泄,只是冷静地安排好照顾十束的人就离开了医院。
  “可恶!”他用力捶打墙面,指骨流下血却没有理会。作为homar的骨干,他不能失控,尤其是在十束出事的时候,他更不能跟着族人一起肆意发泄。尊的威丝曼偏差值不能再升了,他可不愿意迦具都事件重演在自己好友身上。
  男人把玩着枪支,脸上还带着智筹帷幄的笑意。“这件事干的很好,你的目的越发接近了。”男人看着天空作为都市传说的飞艇,眼底满是痴迷,“这样,我的玫瑰花就会彻底成为我的了。”他张开手,站在天台之上,仿佛所求之物已是唾手可得。那把枪掉在地上却无人理会,他转身已是冷静下来,嘴角仍带着一丝笑意。『我的玫瑰,就让我来采摘你的美』“是那逝去的时光,
使得你的花儿对你来说变得如此重要……
因为她是我的花儿
狐狸: 因为她是你的花儿
小王子:因为那是她, 因为她是我的花儿……”【出自《小王子》音乐剧】
  “伏见队长,我们在对面大楼找到了一把枪,经过测试确定为嫌疑人所持枪支。”榎本拿着报告说道,“另,与赤王的氏族的沟通失败,室长命令我们尽快制止。”他看了一眼伏见,不由眼角抽搐。『伏见队长对homar的八咫鸦还是那么的执着,真是可怕的专注力』伏见翻着检验报告,一目三行的看着,看到现场照片的时候停了下来。“这个玫瑰花瓣是在十束…受害者的附近出现的?为什么没人报告这件事?”“警察署那边并不十分配合,消息并不对等。”五岛走了进来,“现在有警官对Scapter4的行为提出了异议,秋山已经过去商议了。”这样的情况已经出现多次了,只是这一届的警察署长比起以往对权利更加看重,矛盾也就随之增加。这次警察署长换届,这边应该也会轻松一点了。

  “礼司哥,你有什么事找我?”Levi坐到榻榻米上,坐没坐相的。“你变了很多,吴铭。”宗像微微仰起头,“我就单刀直入的说了,我需要你救一个人。”

  homar的暴动无法避免,为了给骨干成员十束报仇而在街上发生动乱。这算不上是赤青两个氏族之间的问题,但这也是无法避免的,只要达摩克利斯之剑不灭,赤之王和青之王之间就永远不会有握手言和的时候。
  “追踪讯号,行动组出动。”淡岛发出指令,“伏见,情报组快速定位赤王的威丝曼偏差值避免事态恶化。”

  周防拂了下头发,示意众人散开探听犯人的行踪。安娜抓着他的衣角,紧紧跟着他。“放松,慢慢回想一下,这个人你们见过吗?”草薙仰靠在沙发上,脸上带着危险的笑容。
  “轰——”墙被人轰破,那个男人走了进来——都市传闻之中的“赤色怪物”,周防尊。homar的小鬼鞠躬问好,能有这份能力并且让这群头疼的小鬼心悦诚服的人也只有他了。一个穿着红色哥特裙的小女孩从周防身后走了出来,举着一个红色的玻璃珠看向男人。不过一会儿,就沮丧的收下手:“他没有说谎。”随着她的话说完,所有人都瞬间失去了气力一般,无精打采的跟在赤色怪物身后离开。

小剧场 《一切安好》

  周防尊第一次真正认识被传为宿敌的宗像礼司是在国中二年级的时候,那时候宗像正在照顾刚刚来日本的吴铭。
  周防注意到那个还带着点婴儿肥但已经有了后来青之王的架势的宗像是因为吴铭。吴铭才10岁大,不吵不闹的就跟在宗像身后,脸上也是没有任何表情。但在学校里,有这么一个小不点跟在身后也是很引人注目的。何况是鼎鼎大名的学生会长宗像礼司呢。他坐的地方可以清晰的听到旁人的谈话,看向那深蓝发色的少年,他轻轻挑眉
  —— 宗像礼司吗?以后就有劳你照顾了。
【我觉得尊礼的感情发展就是宗像作为学生会长对周防这个刺儿头印象深刻,有种(我注意你很久了小子)的感觉。而周防可能就是因为某件小事(比如发色)而突然决定记住这个会长了。Levi的加入则是我考虑了很久才决定加入,因为我是个相当较真的家伙,剧情基本跟着原著走。如果想让尊礼he的话,只能开原创剧情(笑)。那一刀估计是避免不了的了,只能让尊在原创剧情里面活跃了,毕竟那一刀也是他们感情明了的必要吧(大概)】

有关某个国庆不回家的室友

  我有个戏精室友,她可以为了找人聊天给人发一堆表情包就为了说一句“我就是想发图。”她可以因为国庆就她在宿舍,嚎上大半个小时“没人在乎我!”“没有人爱我!”“都不陪我!”……
  我明天回家,她一直在对我说“不要走好不好,留下来陪我嘛~”简直笑死。还非要我和朋友说“我的室友发sao【原话】了,所以我得留下来陪我室友。”【捶地大笑】

miro之于我【浅谈】

  其实写文这种举动是很早就开始了的,但真正开始动笔并公布在网上却是去年才开始的。除了我自己懒惰之外更多的是我对自己的不自信,让我不敢去动笔,害怕被别人批评,害怕自己写出来的没人看。
  其实这和我的成长经历有点关系,我家里比较严格,或者说是在网络这方面很严格。毕竟和我年龄相近的几个表/堂哥都是网瘾少年,所以对我就很注意了。其实,我觉得如果一直让我去玩我反而不会沉迷上网。【我现在也没耽误学业╮( ̄▽ ̄)╭】
  一开始是小学最开始对我抱有善意的同学转学了,本来说好要一直联系,但因为她的地址变了好几次,写的信到最后都找不到该寄到哪里。其实也算不上什么很重要的人,只是她刚好在那个时候和我交朋友了而已。然后是初中的好友因为联系方式大多都是开始用QQ了,我的QQ很少登录,到我高中毕业连密码都忘记了,就失去了联系。感觉挺戏剧的,初中开始半点不正经算是让老师头疼的问题学生,初三因为有个同学打赌我一定不可能考上一中【我们那资源比较好的普高】就认真学习了一年考上了。
  在高中认识了miro,一开始只是普通同学,之后越来越聊的来又发现共同爱好就开始成为比较亲密的朋友了。但在学习上不知道是不是步入青春期的原因,遭遇滑铁卢之后就再也起不来了,和父母谈了之后决定学了画画,但画室里的氛围实在是乌烟瘴气,我完全学不下去。高考没有奇迹,我只有选择复读。复读这一年我是认识了新的朋友,遇到了让我从高中那种压抑的怪圈中解脱出来的人。这里整整一年我都没有联系过miro,没有联系任何以前的同学或朋友。
  我一开始是不敢去联系的,我和miro之间的关系并不算最最亲密的朋友,更何况我们之间的关系是不对等的。毕竟一年的缺席,人的感情是最容易变的,我不知道对方对我有什么看法,我在对方心里又是什么地位。
  我去加她的时候,她一如既往的语气让我突然就有了信心。【看,涅白我还是能被人记住的,既然一年不联系的朋友还能维持原样,那还有什么可担心的呢?】然后就开始尝试了。
  先是不知道打tag【笑】,自己写原创忘记写侧写和大纲,导致一篇短文写的乱七八糟的,现在都没有勇气去看,也不想进行修改。算是给自己标个黑历史╮( ̄▽ ̄)╭有时候会发自己画的画,谈谈感想吧。暑假因为一些原因开了团兵的短篇,【我还是有人关注的】之后就是这篇k同人了。然后遇见了知士,阿芊…感觉整个人比起之前要更靠近正常人了【笑】
  现在的我就只想考虑国庆假期怎么和miro一起出去玩了【笑】虽然我还有作业没做完,文也没更【掩面】

十 开端 《一切安好》

  “看来你的体质还是一如既往的吸引这种特别的人呢。”周防哼笑了下。看着电脑中拷贝出的内容,即便是如宗像这般的王也不由一阵恶寒。“又不是我刻意招惹,我都不认识这个人。”Levi看着S4搜查到的情报,手指紧攥,“如果我和这个人有交集的话,那就只有可能是我曾经负责的病人。”他看着里面不知是什么人在各种时间里拍下来的自己的照片,后脊发凉。有这么一个不知道躲在何处的家伙在窥视自己的一举一动,不知道是为了什么,但单单是被人无时不刻监视的举动就很是可怕了。
  “三年前,是他……”Levi翻到后页,脸色煞白,不经喃喃,“怪不得Randy出事找不到嫌疑人……可恶!我一定要把他亲手解剖了,这个混蛋!……”他神经质的念叨着,没理会别人的眼光,闯了出去。草薙望了望两个王,和十束对视一眼无奈的耸肩。这些不知前因后果的事还是少插嘴为妙,得罪了任意一位都是一场灾难。
  “快吃。”伏见声音里一如既往的不耐烦,可在八田看不见的地方,他脸上的表情却是难得一见的温柔。或许没有人会知道,这个小小个子的愚笨的对立氏族的八咫鸦对于伏见猿比古来说是个多么重要的存在。『最后几天了吧,这样和美咲呆在一起的日子。』他眼底一片郁色,但也只是一瞬,很快又是那个Scapter4的No.3。没有什么比眼前活生生的美咲更重要了,在亲眼看到美咲在眼前被人重伤,自己却只能把他抱在等人救援,即便知道不是自己的问题也一样感到憋闷。这样的无能为力,真是让人不愉快。,一如曾经。
  袭击犯的追踪没有进展,但此时的局势对于王权者而言却是更加不妙——无色之王 三言一轮,逝世了。这也意味着无色之王换人了,——不知道是谁,不知道能力,不知道偏向的鬼牌出现了。Levi做完了手术并安排好后续就再度消失了,没有如他之前所说的那样等到安娜的生日就离开了,只留下四个终端那么大的礼物盒子让宗像代为转达随即消失了踪影。
  “明天是安娜的生日,我想给她一份特别的礼物。”十束笑着,拿着他惯用的相机。
  “新的无色之王还不知道是什么态度,现在你一个人出去会有危险的。”
  “没问题的,八田和镰本会陪着我的,放心好了。 ”只可惜,送给安娜的礼物还是没有送到。

   “骗子。”
【之前被人指出我的文有点跳跃式emmmm可能等我完结在一口气看下来会好一点。毕竟是多方剧情在短短一章里展现,叙述多了会拖剧情。涅白我这个学年太忙了,一章太长一天就写不完了,这篇同人短期内,至少完结前是不会修改了,毕竟我不能一年就写这么一篇╭( ̄▽ ̄)╯。将就看一下吧~(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