涅白

A lazy man.

八 不如不见 《一切安好》

  这年东京的冬天似乎比往年要冷,但对于一个常年住在寒带的人而已并不算什么,只是他有点意外那个还算不错的家伙居然加入了Scepter4。
  在日本待了两三年,他也算清楚东京的势力分布。虽说知道的不清楚,但是作为一个黑暗世界知名的外科医生(涅白:我给你开了外挂,居然说自己只是个外科医生(ノ=Д=)ノ┻━┻),他还是模模糊糊知道一点。国常路大觉那个掌握了日本的老人和他还有点交易,就是为了在日本研究医药的特权他也要装聋作哑。
  “好久不见٩(๑òωó๑)۶”他上前打个招呼,不出意料的看见伏见眼底的诧异,“安娜的生日好像就是这几天了吧,不如一起去homar?”
  『谁跟你是一起啊?真是古怪』伏见大大的咋舌,眼神还是一如既往的提不起干劲。
  “对了,你那个同居人呢?他还真是傻得可爱呢,不去看着放心吗?”他明显可以看出伏见眼中的敌意。『跟护食的小狗一个德行,既然喜欢就说出来好了,不过那个人的性格怕是不明白吧。』“好了,我就先去xx医院了,这几天我就在东京,有事找我过期不候哟~”也没等人回应转头就走。
  话分两头,宗像礼司这边正遇到目前最大的麻烦——赤之王。
  “没想到会在这里碰到,不会又是睡醒了顺便溜达到这里的吧。”
  “Scepter4的室长就这么闲吗?怎么总是遇到你。”
  “现在是休息时间,阁下这样的野蛮人是不会知道的。”
  如果有赤青两个氏族的任一成员在这里看见,怕是眼珠子都要瞪出来了。两个王就在这个地方像小孩子一样斗嘴,说出去怕是没人会相信。真相就是这么残酷,这两个王一遇到对方智商就直接降到零,全然不顾场合。╮( ̄▽ ̄)╭
  “嘟——嘟——”
  宗像怔了一下,似乎有点没反应过来。很快他就接了通讯,那一头没等他说话就径自说了起来。
  “室长,刚刚伏见队长在巡逻时遇到homar的八咫鸦,有非氏族人员攻击,现在在xx医院。”
  他皱了下眉,最近这类事多有发生,但在这个时候,和Levi有什么关系吗?他看向周防,周防做了个‘请’的动作,静静地抽着烟。
  “我马上就到,把具体位置发到我的终端上。现在我需要你尽力稳住伏见君的情绪,还有请通知淡岛副长。”没有再去看周防尊的表情,转头离开了。
  伏见站在手术室门口,制服上还留着血迹,大片的红染在上面显得惊心。他脸上是少有见到的脆弱和迷茫,这样的狼狈让人突然意识到这个Scapter4的No.3还只是个未成年的孩子。“美咲…”
  “手术成功,病人需要休息,不要去打扰他。留一个人看护就好。”Levi解开了口罩,一脸凝重,“现在最重要的是他的大脑里面可能有瘀血,等他醒过来可能会有失明、头晕等后遗症。现在状况不稳定,为了安全起见,等三天左右我会安排时间做个检查确定是否做手术。”说完就快步走向自己的诊疗室,同时向身边的护士安排后续工作。
  宗像赶到时,只听见诊疗室里一阵巨大的声响。只怕是Levi身上的小麻烦变成了毒瘤,不得不除掉了。
【日常这种事,就不要在意,涅白我不太会写感情戏】

评论

热度(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