涅白

A lazy man.

七 王 《一切安好》

楠原刚死了,一枪毙命。头部中弹,就算是有着魔医之称的Levi还在这里也是毫无希望的。『我在想些什么?就算可惜也是不能停留在回忆,不去思考的话楠原君的牺牲就完全失去意义了。』
  宗像捏着Levi送的布偶,颇有些自嘲。『看来这个准备只能变成‘滞销品’了。』
  “室长,这是填好的报表…”话未说完,一个独臂壮汉闯了进来。
  善条一把揪住宗像的前襟,猛的把他顶在身后的墙壁上。粗壮的独臂渐渐加大了力气,身材高挑的宗像就这么被提了起来,一瞬间他的双脚腾空而起。此刻这个怒视着宗像的巨汉双眼透出的是毫不掩饰的杀意,从喉咙深处可以听到压抑的低吼。
  “哦呀,善条先生……您今天的表情比平时都好呢。”
    无视善条杀人般的眼神,宗像的脸上依旧浮现出同平时别无二致的微笑。 善条看不清这个男人的想法,无法预测这个人的行为。他不知道该怎么做,怎么将自己的愤怒传达过去。『那个家伙不是你很期待的成员吗?怎么就这么无动于衷呢?』可是看见那双澄澈的眼睛就什么也说不出口。『这是楠原君所信仰的王啊,怎么能…』
  “啊——……室长。”
  身后传来懒洋洋的声音。先前的那位队员此刻正看着这一幕,虽然脸上一副无精打采的样子,但是那双藏在刘海的阴影下的深色眼睛却流露出戏谑的光芒。
   “如果您现在不方便,我等下再来吧?”
  “不用,你就等在这里。”
  听到宗像的回答,那位队员转向了善条。
  “那么……您是善条先生对吧。您跟室长的事情能不能先往后放一放?我想快点把事情办完……”
   听到队员并不怎么客气的发言,善条这才从上至下打量起他。虽然身穿着蓝色的制服,但看来并不是击剑课的。平时在道场和操场上也没有见过他。乍一看容貌纤细,但从他的一举一动中却混杂着不良少年特有的锐利气息。两者间微妙的不搭调的组合令人印象深刻。
  “他是情报课的伏见猿比古君,从明天开始转入特务队。”
  宗像简单的介绍了一下。
  “……这样啊。”
  沉默了片刻,善条松开了手。
  “打扰了。”
  就在善条转身准备向门口走去时。
  “啊啊,请等一下,善条先生。”
  一边整理着凌乱的衣襟,宗像出声叫住了善条。
  “正好我也想着要不要叫您过来……您能稍微听我说几句话么?”

“这个世界上,多的是需要一刻都不能松懈,靠耐心坚持下去才能解决的事,就像拼图一样。我是这样想的……不过,偶尔也有让人想把道理扔在一边,将自己交由天命来裁决的时候。”
   “天命……?”
  “善条先生。您的剑,既是属于您的东西,也不单只属于您一个人。”宗像将视线投向善条手上出鞘的剑。
  “在您自身意识反应过来之前先一步砍出去的那一击,我觉得已经超越了人类的意志,甚至可以说显示了某种天意……所谓天命,就是这个意思。”善条不再接话,只是从咬紧的牙关间泄出几丝低吼,双眼如恶鬼般气势逼人地瞪视著宗像。
  这个人嘴角上扬的样子令人移不开眼。却没人知道他笑意下藏著些什么。
  提著剑的右手握得死紧,但在那个摸不清底细的笑容面前,善条下不了手。连再挥动一下都做不到。
  “您是一把快剑,也是颗爆发寸前的炸弹。既是属于我的力量,同时,也是我无法完全驾驭的存在。所以说,善条先生……”毫无防备地将后背展露在鬼眼下,宗像微微扬起唇角,“您也可以算是我, 命中的‘达摩克利斯之剑’。”
  顶著头上悬空的剑,背后跟随著兄恶的鬼,然而对这两者他都不怎么在意,只是悠然向前走著。死亡与毁灭的可能近在咫尺,却都丝毫不能动摇这个人的自信
  经过数日追查,这次事件就结束了,但内心却没有随着事情的结束而放松。无色之王三言一轮身体越发不好了,待无色之王更替王权怕是格局要变上一变了。宗像礼司从这平静之中窥视到一丝波澜。 
  宗像正收拾东西准备休息,终端响了一声。他看了看终端:“不知赤之王打电话过来所谓何事?”
  “怎么,假装不认识我吗?Scepter4的宗像礼司。”
  “怎么会呢?只是因为以为以后绝不会一起共事的人出现在我面前而有些不适罢了。”
  “哼,你的词措还是这么的让人不愉快。”
  “这只是必要的礼貌,你这个野蛮人是不会懂的。”
  “抱歉,我们的王给你们S4添麻烦了。”『是草薙君啊,看来是‘那件事’了』
  “没什么,这是我们Scepter4履行大义所需要承担的职责。只是我希望你们的王最好不要随意动用力量,毕竟达摩克利斯之剑失控的后果已经呈现在眼前了。”
  『这个青之王还真是个难缠的男人,看来那件事是势在必行了。』草薙不由叹气,自家的王在某些方面比起来实在是太随便了。不过也是没什么办法的事,赤之王和青之王本身就是相对的体现。

评论

热度(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