涅白

A lazy man.

三 感觉

“……非我而当者,吾师也;是我而当者,吾友也;谄谀我者,吾贼也.(《荀子》) ……”小孩念着书,似懂非懂。他的眼睛已经看不太清楚了,医生的建议也是让他多休息,可是他不过刚过而立之年,就是他再如何沉稳也不可能甘心就此结束。“这是说的是,批评我而且批评得恰当的人,是我的老师;赞扬我而且赞扬得恰当的人,是我的朋友;阿谀奉承我的人,是害我的敌人。”他打断了小孩念书,轻声解释着,“是谁让你念这个的?”小孩笑了下:“是赵爷爷让我念的。”他笑了一下:“你读得懂吗?读书可不是只要认的字就行了的。”小孩的脸一下就皱了起来,像个肉嘟嘟的小包子:“可爷爷说这个多读几遍就可以懂了。”
他叹了口气,感觉自己无法反驳。小孩还是比不上同年级的孩子,做过手术的地方也经不起磕碰,就让小孩在家里请家教。父亲喜欢小孩子这件事也不是才知道,只是他的这个病也不知道会不会遗传,小弟又是父亲的老来子,谁也不合适。这个收养的孩子就合了父亲的眼缘,最近也不知道父亲抽了什么疯,给这小鬼读这种书,有的受过高等教育的人也不一定读得懂。
“大脑发育的不错,应该可以有比较清晰的感觉了。”医生笑了一下,“你把他养的很好。我没想到你居然真的会收养他,还这么认真的教他。你以往可是最不耐烦小孩子的,我都准备好这孩子被你丢给你家管家再养出一个小小管家。”“别笑话我了,我可不希望被那些个人给说三道四的。不过是老一辈的习惯问题,这么较真也没什么大用,我是不喜欢父亲用的那一套,可是我就是想教教我那个小弟也有心无力了,就指望小弟他是个明白的。”他笑了下,转而叹息。医生明白他的难处,可这是他的家事外人不能插手,也就闭上嘴不说话了。
“这是树皮,你摸摸看。”他牵着小孩的手鼓励着。其实之前就可以感觉到了,只是小孩他一向不愿意去做,这样木木的触感只能提醒他自己的不完整。他怀着一种期待的
心情伸出了手,轻轻动了一下。
——这就是树皮。
他几乎是迫不及待的去尝试其他的物体,去感受不同的质感。
——原来这是滑腻,牛皮纸和草制纸的感觉也不一样……
“呵呵呵呵……哈哈哈哈……”自他成为男人养子以来,他第一次笑得如此开怀。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