涅白

A lazy man.

有感

大年三十到初三这几天,在乡下过年还是很有些感触的。我的奶奶去世了,按照我父亲那边的规矩是要呆在老家过年的。难过到说不上,也不算什么高兴事儿,毕竟是91岁高龄自然死亡,也可以说是白喜事。没有什么特别的感觉,我这个人感情很淡,而且这件事很早就有预料了,所以没什么好惊讶的地方。
我在她去的前几天看过她,已经不能动了,整天昏昏沉沉的,还不是很清醒,有时候都认不出人来。其实这种状态的老人身上的味道很难闻,我的嗅觉还算是比较灵敏的,很难以忍受。为了不让她伤心,我只是屏住呼吸假装自己没有察觉到。她一生都很要强也很会打算,我小时候也是她照顾的。那个时候她就已经70岁左右了,还是很能干,只是到了85左右就渐渐开始力不从心也开始健忘了。其实很可怜的,她不识字,认识的人也大都去世了。我家算是城镇区,她谁也不认识,等她爬不动楼梯,而我学业渐重家里无人的时候,她就提出回老家住。我有些不舍,但她回去的确利大于弊。直到现在我才发现自己还是很遗憾的,有很多话都没说出口,但是会听的人已经离开了。她一生都很爱干净,所以她去的时候,我的几个姑妈帮她整理好仪容,才出殡。
过年的时候其实挺不习惯的,我有一个姑妈的声音和她很像,我老是会有种错觉——她还在。我很想回自己家,这样就可以好好整理自己的心事,把她忘掉。只要呆在老家我就很难把现实和错觉分开,明明在任何时候我都能分辨出谁是谁,但是在那里我无法分辨。
我也不知道自己到底算不算得上难过,可是还是就这样吧,毕竟她已经离开了,我是不是真的感情淡薄已经没有必要追究了。我只要确认我的心里有她的位置就够了。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