涅白

A lazy man.

十四 双向追击 《一切安好》

  有的人就是有那种一呼百应的魅力,赤之王和青之王都是,只是青之王更为内敛,也是秩序本身。“这样的小动作可真不像你啊 周防尊。”宗像走进地牢,不由叹息。那个身为引起外面纷争不断的缘由的男人正睡得香甜,宗像对这个男人的感情可谓是相当的复杂。毕竟是当过几年同学,还是同年级的‘死对头’,现如今还是同为王权者旗鼓相当的对手。但他快要失去这个[唯一]的对手了,而这正是周防尊所期待的,无论起因是否是十束多多良。他懂,但是什么也不做却不是他的作风。
  『我想救你,虽然我也觉得很傻』宗像粗暴的抓住他的头发,用力撞上墙面。这样粗暴的蛮力也只是让周防醒过来罢了。“唷,瞧瞧是谁来了。”宗像有些无奈:“周防,我就直话直说吧,你的威丝曼偏差值已经逼近极限,一旦达摩克利斯之剑落下,迦具都陨坑的悲剧将会重演。若你还要继续从德累斯登石板汲取力量,那么我就非得杀了你不可。”
  “听不懂你在胡说些什么。”
  宗像感觉自己心头烧起一片火,他一掌拍在周防头侧,呼吸交织。“也就是叫你,立即辞掉王位。”“你还是老样子,一点风趣也没有呢,宗像。”
  『我又在生什么气?』宗像自己觉得刚刚的怒火很不可理喻“再不然,我就得想办法将你拘禁一辈子不可。”
  “办法的确是有一个,要想一直关住我…就只能靠你,宗像。”周防看着他,眼神里满是跃跃欲试,“由身为青之王的你,亲自盯着我。待在这个房间,二十四小时不间断,每当我有什么轻举妄动,你就得耗尽心力制服我。”“与你呼吸相同的空气,光是想着就让人作呕。”宗像笑了下,摊开一只手,“何况,很遗憾,我好歹也是个大忙人。可没办法成天将心思放在你身上。”
  “真叫人失望啊,宗像。”
  他推了下眼镜,回头看了看。那个男人已经躺回去睡着了。『真是个野蛮人。』“可不是吗,周防。”

  没人会注意到那一点漏洞,但他的确是凭着这点漏洞逃出那仿佛无处不在的监控。这次只有10分钟,他需要想个办法彻底摆脱那个家伙。“这次是什么状况?”他带上乳胶手套,看向唯一一张床上的人,“如果在近期还是无法成功,那么在此之前我会提议使用t36a84型号药剂。”“可是这是违反人权主义的行为,这类药剂是只能用于死刑犯。”那个一直在记录的男子说道,“这类药物有极大的后遗症,如果大量注射,可能病人醒来后会出现长期的肢体不协调症状。”他笑了一下,皮笑肉不笑的,眼神很冷:“这种事我也知道,但我们只是医生,只负责提议和降低风险,其余的不是你该管的。”该说不愧是那位挑出来的人吗?正义感这么强烈,只不过这个项目不需要这样的人来做。
  “实验体状况良好,启用3a68号药剂。”他点了点手上的报告,做下决定,“我们的时间不多了,那个Levi迟早会找到这里来。”
  “你说的不错,我的确在找你。”Levi从头顶那个窖门走进来,“现在,藏在下水道的老鼠已经找到。看来是我赢了,不是吗,Xiao?”
  “你错了,我不会输。”Xiao突然暴起,手里不知什么时候拿出一把枪,“你没有那个能力制服我。”Levi笑了下,耸着肩:“我的确无法制服你,但是你当真以为我会一个人来吗?”身体开始僵硬,意识也开始模糊。“砰——”手枪掉了下来,意识最后只记得Levi身后的一抹蓝。
  “这家伙我盯了好久,该说不愧是东京的地头蛇吗?行动力果然强悍。”Levi拿起整理报告,“看来人体实验这一方面他还是很大胆的。居然提议使用t36a84号药剂,看来他是真的想废了我。”他甩了甩手,报表随之散落:“‘嫉妒让人丑恶’不愧是个真理,谁让我的天赋比他高呢。”“不要随意扔东西,这样会给后续部队添麻烦的。”秋山说着,转身上去了。“哇哦,抱歉,我会注意的。”Levi浑然不觉自己做错了什么。看来宗像的布置是正确的,让秋山来陪如今的Levi比起派伏见来还是效率高得多。

  “我的玫瑰,我快要得到你了。”
  沙哑的声音回荡在脑海。
  “不…”皱着眉,似是梦魇,“不!”大口的喘气,看着莹白的手,他捂住脸大声笑了起来。
   “那就来试试看啊,可怜的,被放逐的‘小王子’。”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