涅白

A lazy man.

十三 嫌疑人 《一切安好》

  看着来信里那张照片,八田放下了筷子。Homar的成员不断往那处聚集,夜刀神狗郎也正盯着街道人群,寻找着新的‘无色之王’。【是的,涅白居然把时间顺序给乱了,其实这是前一章(ノ ○ Д ○)ノ我居然把原主角给拖了这么久才出现Σ(っ °Д °;)っ】
  『那个该死的混蛋,我找到了』八田用力挥舞着棒球棒,少年躲过了一击摔倒在地。点开通讯,两张一模一样的脸足以让他确认,这家伙就是那个开枪的混蛋。
  “给我站住!” 逃跑,少年只有这个想法。『傻了才会听你的。』少年听着身后八田的叫喊声,不停地跑。八田见公路上滑板的优势不在,一边让氏族成员配合将少年引到设计好的路线一边抄近路赶去。
  “抱歉,抱歉,借过一下。”看着前方倚在墙边的男子,少年叫着。
  吐出一口烟,草薙也参与了拦截。烟火般的火花冲向少年,眼看就要成功,一个身影从天而降。拦截了火光,抓住前冲的八田带上一击肘击,搂住少年便离开。
   “谁啊那家伙。”八田从地上爬起,捂着胸口闷闷的说道。“‘黑犬’夜刀神狗郎。这下又来了个麻烦的程咬金。没办法,那就进行下一步吧。”

  “嗨,夜色真美不是吗?我是为了拍夜景而来的,请问你是来做什么的呢?我叫十束多多良,你呢?”“我乃第七王权者,无色之王,在这里等个人。你说夜色美?是啊,的确是挺不赖的。”录像里的少年眼底透着疯狂,让人一看就知道他的野心。

  狗郎将少年带到一处天台,刀还未出鞘,说出口的话语却让少年听不明白。大厦电视上播放的影像已经有了答案:“那个人应该就是你,没错吧?”“好像是的呢。”少年尴尬的笑了起来。『这究竟是怎么回事啊?!』
  夜刀神狗郎,前无色之王的遗臣,没人会小看这个还没成年的刀客,他的立场也是极为重要的。也许这也是那个藏在背后鬼鬼祟祟的家伙的目的之一吧,让各个氏族自顾不暇,可这又有什么必要呢?让人看不透。“伊佐那社,我奉前代第七王权者三轮一言之遗志,你的性命…”“请等一下!”“就由我收下了。”少年慌乱窜起,企图离开这个莫名的家伙。逃不开,那人手上的奇怪力量将他抓住举在半空中。“你真的打算杀了我吗?”“还想抵抗吗?”狗郎看着伊佐那社问道。“那不是我,我是无辜的。杀害无辜的人就是你那三轮先生的命令吗?”“无辜?”狗郎放开束缚,将伊佐那社放到地上。『即便有录像也不承认吗?』“怎么说呢?也许我看起来不像是无辜的人,但有句话不是说‘人不可貌相’吗?应该凭内在来判断一个人。”
  “人不该看外表,也不该看内在,应该以行动来判断。” “可是那个人真的不是我,你认错人了。” “那个人不管怎么看都是你,别再抵赖了。”说不通,但也是没办法的事,毕竟那张脸可是一模一样。“就假设那个人是我吧,那为何你要杀我呢?如果我真的是犯罪嫌疑人,应该由警察逮捕,由检察官起诉,由法官判刑。这才是法制国家的正确做法吧。”他看向狗郎。“我听从的不是这个国家而是三轮一言大人。”驳回了。“好吧,既然你都这么说了,要杀要剐就悉听尊便吧。”
  “总算肯就范了,是吗?”刀抵上脖颈,可以清晰感受到丝丝寒意。“可是!我在死之前拜托一件事吗?”“说来听听。”“在那之前能先把我放下来吗?”眼神一冷,带着锋利。“不,我不会逃了,就算想逃大概也逃不掉。一定会先被你逮住,不是吗?”
  收了刀,狗郎死盯着少年。【现在开始表演…(其实是涅白不想复述了╮( ̄▽ ̄)╭)】“这是什么?”狗郎看向伊佐那社,红色的伞挡住了烟火光下的神情。待恢复了视力,却已不见人影。『让他逃掉了。』
【其实我真没有拖,只是我写到一半突然发现自己写的太high把小白剧情给忘记了(ノ ○ Д ○)ノ,于是又回过头来补了这一章。所以…下一章会很快发表吧[望天]】

评论

热度(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