涅白

A lazy man.

十一 混乱(初) 《一切安好》

  “病人伤到腹部,且身体多处枪伤,再晚一点可能就没办法了。”医生脱下手套,“现在还是危险期,虽说抢救回来,但是二十四小时之内如果有恶化的征兆以目前的医疗水平恐怕整个日本的医生都没有办法了。”草薙的表情藏在阴影里看不清,他没有做出什么歇斯底里的举动也没有肆意发泄,只是冷静地安排好照顾十束的人就离开了医院。
  “可恶!”他用力捶打墙面,指骨流下血却没有理会。作为homar的骨干,他不能失控,尤其是在十束出事的时候,他更不能跟着族人一起肆意发泄。尊的威丝曼偏差值不能再升了,他可不愿意迦具都事件重演在自己好友身上。
  男人把玩着枪支,脸上还带着智筹帷幄的笑意。“这件事干的很好,你的目的越发接近了。”男人看着天空作为都市传说的飞艇,眼底满是痴迷,“这样,我的玫瑰花就会彻底成为我的了。”他张开手,站在天台之上,仿佛所求之物已是唾手可得。那把枪掉在地上却无人理会,他转身已是冷静下来,嘴角仍带着一丝笑意。『我的玫瑰,就让我来采摘你的美』“是那逝去的时光,
使得你的花儿对你来说变得如此重要……
因为她是我的花儿
狐狸: 因为她是你的花儿
小王子:因为那是她, 因为她是我的花儿……”【出自《小王子》音乐剧】
  “伏见队长,我们在对面大楼找到了一把枪,经过测试确定为嫌疑人所持枪支。”榎本拿着报告说道,“另,与赤王的氏族的沟通失败,室长命令我们尽快制止。”他看了一眼伏见,不由眼角抽搐。『伏见队长对homar的八咫鸦还是那么的执着,真是可怕的专注力』伏见翻着检验报告,一目三行的看着,看到现场照片的时候停了下来。“这个玫瑰花瓣是在十束…受害者的附近出现的?为什么没人报告这件事?”“警察署那边并不十分配合,消息并不对等。”五岛走了进来,“现在有警官对Scapter4的行为提出了异议,秋山已经过去商议了。”这样的情况已经出现多次了,只是这一届的警察署长比起以往对权利更加看重,矛盾也就随之增加。这次警察署长换届,这边应该也会轻松一点了。

  “礼司哥,你有什么事找我?”Levi坐到榻榻米上,坐没坐相的。“你变了很多,吴铭。”宗像微微仰起头,“我就单刀直入的说了,我需要你救一个人。”

  homar的暴动无法避免,为了给骨干成员十束报仇而在街上发生动乱。这算不上是赤青两个氏族之间的问题,但这也是无法避免的,只要达摩克利斯之剑不灭,赤之王和青之王之间就永远不会有握手言和的时候。
  “追踪讯号,行动组出动。”淡岛发出指令,“伏见,情报组快速定位赤王的威丝曼偏差值避免事态恶化。”

  周防拂了下头发,示意众人散开探听犯人的行踪。安娜抓着他的衣角,紧紧跟着他。“放松,慢慢回想一下,这个人你们见过吗?”草薙仰靠在沙发上,脸上带着危险的笑容。
  “轰——”墙被人轰破,那个男人走了进来——都市传闻之中的“赤色怪物”,周防尊。homar的小鬼鞠躬问好,能有这份能力并且让这群头疼的小鬼心悦诚服的人也只有他了。一个穿着红色哥特裙的小女孩从周防身后走了出来,举着一个红色的玻璃珠看向男人。不过一会儿,就沮丧的收下手:“他没有说谎。”随着她的话说完,所有人都瞬间失去了气力一般,无精打采的跟在赤色怪物身后离开。

评论

热度(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