涅白

A lazy man.

六 背离 《一切安好》

  青服队员带他来的地方,是外表涂有能够让人想起大海的蓝色的轻箱货车,青服拉开侧拉门,说了声“进去”,就十分粗鲁地将伏见推进车里。
  “是我主动邀请的他。你们的礼数要周到一些。”
  车内传来郎朗的男子声音。
  “是、是。室长。”
  这次谈话,伏见被这个男人的举止给迷住了,但这不代表他会轻易离开吠舞罗,即使他确实有所动摇。
  “给你一个提示吧。你说不定是得了感冒。”
这句意味深长的话,让伏见不禁停下脚步回过头去。
  “我觉得说到这里,你不会不明白的。因为你可是被草薙当作是自己接班人的少年。”
  宗像站在轻箱货车的门口,悠然微笑着。
 
“礼司哥,好久不见。”Levi拎着自制的医药箱走进了Scepter4的大门,“我想也是要和礼司哥打声招呼再离开比较好。”淡岛从门口匆匆赶了过来,她眼神带着忧虑:“室长…”宗像示意她不用担心,有些无奈的看向Levi:“你给我的部下放了什么药?”
  “什么都瞒不过礼司哥。”Levi一屁股坐在宗像对面,“我只是来送礼物,顺便道个别的。”他从身上掏出一个小布偶抛给宗像:“礼司哥说的百毒不侵我做不到,不过9/10还是可以的。记得随身携带哦(´-ω-`)”说完,也不等别人反应就大摇大摆的走了出去。
  宗像捏着布偶笑了下,放到一边又拿起一块拼图。
  “对不起,没有将人拦下来是我的失职。”
  “他是个普通人,在不动用异能的情况下,几乎没有人可以拦住他。是谁给你的信心让你觉得没有拦住号称魔医的Levi是你的责任?”
  “是我自大了。”
  『看来是时候了。』
  解决jungle的事情一如所料,只是现在的宗像还是不想面对周防尊,作为王而言。
  “行李……就只有上面放着的那些吗?单身宿舍里的基本家具、电器制品、日用品是很齐全的,今天就能供你自由使用。把最低限度的私人物品打个包吧。看这样子,有二十分钟应该足够?我在外面等你。”
  “等……啊?慢着!请等一下!”
  宗像单方面说完这些话之后就转过身去,伏见呆立一瞬之后慌忙从阁楼下来,叫住他。
  “你到底什么打算啊,事到如今。你那里不是小孩子的出家寺院吧。再说我也没说要加入青服啊。只是问你能不能改变氏族而已……”
  “如果有空在这里废话的话还是尽快着手准备吧。我可不想长时间停留在这里,令人不快的男人正在来的路上。”越过肩膀扔下这些话之后,宗像就走出了房间。
  一直以来都是副令人称奇的从容形象的宗像,明显表现出有些焦虑,这或许还是头一次见到。
  能够让宗像感到焦虑的男人。——难道是!?
  对着jungle之王,宗像说的是“几位王”。如果只是宗像和jungle之王的话,说“二位王”就足够了。还有jungle之王非常干脆退却的理由,如果是这样的话那就能够理解了。
从阁楼上跳下来,追逐着消失的宗像,光着脚跑到外面。
  出来得太急差点摔倒,伏见一边脚下刹车一边向两边看,宗像正背靠着门口旁边的墙壁站立着。他后背挺得笔直,手放在腰间的佩刀上,好像随处可见的骑士雕塑一样矗立在那里。视线朝着正前方,盯着什么也没有的地方看着。
  伏见一边仰望这宗像端着的侧脸,一边将头向与之相反的一侧看去。
  道路稍远的地方出现了个人影。与宗像“笔直”的矗立相对照一般,弯曲着后背靠在电线杆上,手插在口袋里,嘴里叼着香烟。现在路上还没有什么行人,但天空已经开始泛白,紫色的烟雾被吸入到天空的颜色中去。
  “尊……先……,为什么……”
  比起宗像出现在这里,周防出现在这里让伏见更加一百倍地想问句“为什么会在这里啊”。尽管这里是周防的地盘镇目町,自己是周防的氏族成员。
  “担心自己的氏族成员,所以来看看情况的吧。总不会说是清晨散步这种不好听的玩笑吧。懒惰的你竟然会这么早就起身,看来姑且还是有作为氏族负责人的自觉的嘛,真让人吃惊。”
  完全不去看周防,仍然看着旁边保持直立姿势的宗像出言讥讽。
  肯定是十束说让他来看看情况的。十束问八田伏见怎么了,八田回答那种家伙我哪儿知道啊。十束就说KING是最闲得没事干的,所以代替八田去看看情况吧——酒吧中的过程好像亲身经历一样浮现在脑海。
  周防本人没有就这些事情做任何说明或找什么借口。周防也完全看都不看宗像,“哼”地发出短短的嘲笑。
  “机会难得,我就把话明说了吧。在湊速人·秋人的逮捕上,我的部下非常不得力。有可能存在熟悉我们的情报网,并通过潜伏通道协助那两人的存在。所以希望能够借用熟悉内部情报的你的氏族里的一个人。同时也是为了弥补你们在这次事件上造成的麻烦,事情就不再追究。我认为他是最合适的人才所以指名要他。将别的王招入自宅这件事,对于你身边的那些同伴意识过剩的手下来说,是破坏信任的决定性因素。所以这对他来说应该也是好事吧?”
  “不对,是你自己。”
  没打招呼擅自过来,然后在这里大放厥词——伏见打算插嘴辩解,
  “你这个男人屁道理真多。”
  仿佛野兽低吼般说道,周防用锐利的目光盯着宗像。只是如此一个动作就让伏见条件反射般畏惧不已,但宗像却毫不畏惧地挑起半边眉毛。两个王到这时才第一次视线相交。
  “伏见。”
  周防说道。
   “理由什么的无所谓。你自己想怎么样。”
  并没有被怒吼。说话的语气和平常一样带着倦怠,表情也没有丝毫改变。但伏见却觉得周防在生气,不禁绷起脸。看起来对于将氏族整合在一起这件事没什么执着的这个人,应该不会对其他的王对自己的氏族成员出手感到不愉快,所以根本不知道他在生什么气。
  “伏见猿比古君。”
  这次是宗像叫他。
  “郑重其事地,我礼貌周道地正式邀请你,能否来我的『Scepter4』效力呢。”
  这次伏见在不同意义上绷起脸,没想到这么为难的事情宗像会直截了当地说出来。说这话的本人却没有一点心情尴尬的意思,从银丝眼镜里面直直盯着自己。青色的眼瞳十分透明清澈,但一直延伸下去的清澈好像要把人吸进去似地,眼瞳深不见底。
  “……这样啊。”
  好像被烟呛到似地,周防说道。然后把香烟扔在地上踩灭,没有任何留恋似的转过身去。什么意思啊?伏见感到迷糊,而当他视线落到自己脚下的时候,也就明白了周防的意思。
  被周防打压了……?还是被宗像所吸引了……?到底是什么,伏见自己心中也没有明确的理由,但周防说过,理由什么的无所谓。
  低头看去,自己站立的位置的确是偏向宗像这一边。
  这天起,伏见猿比古叛出吠舞罗,不请自来的Levi不知所踪。
【lost small world剧情完结,接下来是走第一季的剧情,过渡会写尊礼的王之日常(我觉得是互怼)┑( ̄Д  ̄)┍快来夸我,这么勤快】

评论

热度(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