涅白

A lazy man.

四 交涉 《一切安好》

  “希望你们能够交出湊速人·秋人这两个人。”
进入交涉环节的宗像提出了理所当然的要求。
  “当然是无条件的。虽然可能有盐津元做引荐,但藏匿那对兄弟对你们来说是没有任何好处的吧。”
  “哎呀,您这是在说什么啊。跟盐津先生完全没关系。湊家的那对双胞胎是跟我们有缘分,我们是作为客人来迎接他们的。”
  “是吗。但盐津他却承认与此事有关。”
  “……你们难道说对盐津先生做了什么吗?
原本口气轻松的草薙,声调一下子低沉下来。而宗像悠然的态度则一如既往。
  接待室沙发的一角是宗像,他对面坐着草薙。宗像将手放在翘起来的腿上显得十分轻松,不过后背却仍然挺得笔直。草薙则故意摆出副傲慢的架势,手肘靠在靠背的边缘。伏见站在草薙身后,旁听着这场完全看不到进展的谈判。
  口气非常郑重表情也十分稳重,但气势上却带有不可思议的威压。就年龄来说应该是草薙比较年长,但看起来宗像却更具有威严。巧舌如簧的草薙竟然在谈判上被压制,这还真是难得一见的场面。
  “我们负责劝说那对双胞胎,让他们在宗像先生手下工作,您看如何?那两个人的能力是不容置疑的,对您这里确立的信条也应该有所共鸣。”
  哈哈哈,宗像第一次出声笑了起来。
  “我的Scepter4根本不需要他们。这完全算不上是交换条件。”
  十分绝情的话让草薙一时语塞。
  “羽张迅所留下的氏族成员,我能用得上的只有为数不多的几个。我自己也非常失望。老实说我这里人手非常缺乏,真正有用的人才是求之不得啊……”
  带有深意的细细眯起来的眼睛,忽然越过草薙看向伏见这边。
  “暗器高手……手里有这样的棋子也是不错的。”
  对方哈哈的笑了起来,在一旁销声匿迹打算只是旁听的伏见“啊?”的皱起眉头。草薙也“哎?”地发出意外的声音,活动身体转过头,接着又瞪着眼睛转回来面对宗像。
  “您、这玩笑可开大了呢,宗像先生。”
  “玩笑,吗?我从出生到现在还没有开过玩笑。”
  “我们的这个孩子的确很优秀,可是管教上有些欠缺,换到您这种礼仪庄重的地方来用的话也只会给您添麻烦。今天只是来确认一下彼此的立场,我们这就先告退了。总之湊家的孩子在我们那里呆着的这段时间,你们也没有什么办法吧,我就是想说这句话。”
  慌忙站起身来的草薙用身高挡住了宗像的视线。
  “走了。”
  被草薙催促着,伏见一边向门口走,一边下意识的回过头。越过草薙的肩膀,他只能看到宗像的半个身体。宗像也没有特地开口挽留他们,保持着翘起腿,挺拔后背的姿势目送他们。
  “忘了说,Levi那孩子这段时间就交给赤王周防尊照顾了。”草薙刚刚走到门口,宗像开口道。
  “这您就放心好啦,我们是不会牵扯普通人进来的。”
  “你别当真啊?那只是赶我们走的手段。只是对方表示不肯让步的方式而。”
  “这点意思我懂得。也用不着慌慌张张地离开吧。”
  乘上面包货车之后,草薙又把这个话题拿出来,这让伏见有些惊讶。
  离开Scepter4的地盘之后,好像到忍耐的极限似的,草薙含住一根香烟,用还回来的ZIPPER点上火。
  “你觉得我被青之王纠缠住了吗。”
  伏见一边挽起袖子重新安装上暗器,一边回想起宗像冲自己摆出的那个含有深意的微笑。无论是非常干脆的将湊兄弟称为没用的东西,还是将氏族成员称为棋子,被宗像礼司这个王所吸引的的地方完全没有。
  “抱歉抱歉,不是那样的……伏见,我呢,其实是很看好你的。当然也很看好八田,那家伙就算不管也能成为吠舞罗的中心人物。对于你,则希望你能够继承我的几样工作。所以今天才会让你同行。虽然在这里说让人有些不好意思,算了都已经说到这里,就干脆说清楚吧。尊他什么都没有说,十束也完全没有阻止的意思……但是我,希望你能够一直呆在吠舞罗。”
  什么在不在啊,说到底不打算呆在吠舞罗的话从来没有说起过吧,有什么可担心的啊这个人。自己在草薙眼里,游离于吠舞罗的程度,已经到了不叮嘱就不行的程度了吗?
的确是有些游离,对此还是有所自觉的。
  假如是宗像对八田说了同样的话,草薙肯定不会像现在一样对他说“不要当真”来圆场的吧。肯定不会的。不用那么做,八田也会变得狂怒的。哈啊?别在那里说什么梦话了,我的王就只有尊先生一个人!——那家伙会说的话,连每一个字都能够想象出来。想象的内容太过具体甚至都有些吃不消了。
  当,又无意识地反复抽出收回袖子里的匕首。去的时候位于对面车道一侧的洋馆,这次就在左手边。也许因为住在这里的人不在吧。每间窗户都好像废墟一样昏暗沉寂。车子很快挨着几乎要压过来的紧邻着行车道建立的建筑物穿了过去。
  “——?”
  去的时候看都没看一眼的建筑物,这次伏见却下意识转过头去。
  二楼的房间窗户里发出微弱的灯光——那是原来自己房间的窗户。灯光中能够见到一个细小的人影。
  “嗯?怎么了?……哎?伏见!?”
  在草薙发出惊叫踩下刹车的时候,伏见已经弹起锁销,用力推开门,从行驶着的面包车中跳了出去。
  因为车子的惯性,伏见的身体被带向后面。虽然没有摔倒,但仍然不住向后仰。脚刚一挨到地面,就立刻发动能力从鞋底逆向喷射出火焰,这才将惯性抵消。兹兹,鞋底和柏油路摩擦发出呛人的焦臭。
  伏见斜着眼抬头去看刚才的窗户,但灯光已经消失。漆黑沉寂的窗户里已经看不到人影了。
  伏见轻轻地出着气,目光一刻也没有离开那扇窗户。
  感觉和那个家伙目光相对了。仿佛就像是那家伙从窗户那边俯视下来,翘起眼角露出卑鄙的笑容似的。
  “伏见!你这呆子怎么从行驶的车上跳下来了啊!”
  将面包货车停在路边之后,草薙跑了过来。
  “你没事吧?来,抓住我的手。”
  “……我没事。”
  没有借用草薙伸出的手,伏见整理下呼吸自己站了起来。好像在柏油路上蹭到了,手心中嵌着细小的石头。伏见面无表情地紧紧握住手。
  “真是的,你到底出什么事了。说起来你以前好像是住在这里的吧。”
  “没什么事。抱歉……回去吧。”
  伏见向面包货车走去,回头又有些惧怕地最后看了看那幢建筑物的二楼。马路上的车辆毫无间断地将车灯打在红砖的外壁上,将墙壁照得雪白,但毫无疑问,所有窗户全都黑着。
  ……不可能在的。那个二年前的冬季已经死掉的男子。要真在的话不就成幽灵了吗。地缚灵?只是在心情好的时候才回到那个家的男人怎么可能被那个家所束缚啊。真是蠢死了……。
  伏见听说那幢宅子已经交到别人的手上,但立刻又挂起出售的牌子,至今没有找到买家。这附近的地价应该很高,如果作为资产持有的话,是要交很多税费的。
  “没关系。没什么事……吗。”
  伏见听到了草薙混杂着叹息的沉吟。
  扭过头的伏见转身面对草薙。草薙露出一个好像放弃了什么,基本上从来没有见到过的微笑,“你是受伤了吧。回去之后记得处理一下”,说完,先行回到了面包货车。
感到有些难堪,伏见沉默地坐进副驾驶位置。
  在关闭跳出来时被推得全开的车门的时候,伏见再次被那幢建筑物吸引住目光。
本应没有任何人住着的那座宅邸的玄关附近。一束微小的白色灯光从门缝中透射出来。而且像是在黑暗中游泳似地,上下摆动,最终消失在远离面包货车的方向。
【ps:引自lost small  world  本来不想写这部分,毕竟基本都看过,但由于原创人物和吠舞罗的交集之初设定在这个时间段,并且要交代清楚他们离开和重逢还有之间不熟悉的原因。涅白我就把这个部分发出来了,不想看的各位可以随意┑( ̄Д  ̄)┍】

评论

热度(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