涅白

A lazy man.

二 湊家兄弟《一切安好》

  他没有说话,只是饶有兴趣的看着一群人闹哄哄的说着话。这时,又有两个男孩进来了,一高一矮,看着和他差不多大。那个矮个的一进门就嚷嚷着要解释,倒是高一点的注意到了他,有些疑惑可眼底透着冷淡。草薙只好去安抚沙发附近围着的人,细细解释。
  『一群热血的直肠子,中间出现了一个复杂的哺乳动物,这是怎么混到一起的?』Levi看着伏见眼中别有兴味,尊瞪了他一眼,警告他不许乱来。他冲着周防做了个鬼脸,收回来目光,继续他的人类观察。
  伏见有些恶寒,这个少年的眼神像极了在探究什么的〔纯粹的〕学者目光。真是让人不自在。『这个人和尊先生到底是什么关系?是个普通人,好像。』
  相对于赤之王所率领的氏族,吠舞罗,这种不过是私人的集团来说,青之王所率领的氏族,Scepter4,是拥有很强大官方背景的组织。
“青之氏族内的人也不例外,就算离开氏族,拥有异能的人也会有携带GPS的义务,行动时时刻刻受到监视。虽然这是从以前就一直执行到现在的方法,但貌似很多不喜欢新王的人表示出强烈的不服。其中就包括这俩人……”
一边说明,草薙一边看向大厅中央的沙发。
“不仅拒绝被监视,而且还让Scepter4的非战斗人员受伤,必然会被抓进监狱,因此才会逃亡,事情就是这样。我说的没错吧?”
“我们不承认宗像礼司是Scepter4的统率者。羽张迅死后,就算没有王Scepter4也充分发挥着功能。而现在出现的王,不仅将以前支撑着Scepter4的人赶到闲职上,而且还要把退下来的人当作落魄能力者对待,完全就是对羽张迅和Scepter4的亵渎。”
用包含怒气的声音做出回答的,是双胞胎中的——从长相区分实在有些困难,但头发颜色发黑的是速人,颜色发亮的是秋人——湊秋人。
双胞胎的另一个人,速人躺在沙发上,十束正在给他处理伤口。秋人好像是为了不让速人胡来似的,坐在速人旁边寸步不离,包围着沙发的吠舞罗的人们,全都将各自的警戒心提得老高。得来“青服”这个通称的青色制服,两人都没有穿,现在他们穿的是私人时间的衣服。
秋人虽然负伤,但貌似速人的状态更加严重。从伤口里流失的大量血液,可以看出他们与同是青之能力者之间进行了多么激烈的战斗。
隶属于不同颜色的氏族成员力量拥有互相抵消、互相弹开的性质,但据说相同颜色的能力则很难进行防御。也就是说氏族内的自相残杀是比较容易出现死伤者的。充分的印证了,窝里斗是泥沼这句话。当然如果力量相差悬殊的话,颜色什么的就全都是次要因素了。
“算了冷静些。在这里呆着的时间里,Scepter4是无法出手的。既然你们现在不算是Scepter4的人的话,我们也就没有理由与你们对立。虽然你们可能还不大放心就是了。”
“大致上的事情已经明白,但为什么草薙先生要这么帮他们呢?应该是被谁拜托的吧?说是让你快点去救他们。你说已经取得了King的允许,这是骗人的吧?”
只有一个人释放出不紧不慢气息的十束所发出的质问,让草薙“唔”的感到有些为难。
草薙斜眼看了看吧台那边的周防后背,
“抱歉。”
呼的一声,面对着大家举起双手。
“哎,这是怎么回事啊草薙先生?”
八田十分吃惊地问道。
“是我的独断专行。这件事由我来负全部责任,不劳烦尊出马。所以,能够能让这对双胞胎,在店里稍微安置一段时间。真的是稍微有些难以拒绝的人发出的委托……算了我坦白,是盐津那个大叔拜托的。”
“盐津,我记得是那个青服的代理司令吧。草薙先生,为什么会和那家伙有联系啊。”
“安娜的事件之后他就隐退了,所以现在只是一个普通人。我知道这些也都是借口。”
“那还用说嘛,不也一样是青服——”
“草薙。”
周防忽然发出的声音,让八田立刻萎缩起来闭嘴不说话了。
周防仍旧和刚才一样在吧台上用手撑着脸,看向什么都没有的地方。呼地喷出一口烟,用十分倦怠的声音说道。
“这里是你的店。根本没有问我的必要吧。随你便。不过,要问的话,就要问这边。”
面对着周防坐在旁边椅子上的少女.晃动着穿着红色鞋子的脚一摇一摆的从周防背后探出脸来。“安娜,OK吗,”草薙垂下眼睛摆出柔和的笑容。旁边被救到现在一直摆出副非常了不起态度的湊秋人,也看着安娜露出一副非常为难的表情。
安娜在周防旁边抬头看了看周防,然后从椅子上跳下来,一步一步的走到沙发跟前。毫无惧色的站在秋人面前,弄得秋人反倒十分紧张地绷紧肩膀。“喂、喂安娜……”八田和镰本为了能够在发生情况的时候及时隔开两人,摆出了紧张的架势。
安娜从口袋里取出红色的玻璃球。好像是透视秋人的脸似的将它举在自己的一只眼前面,然后不住地忽闪着她那大大的眼瞳。
“……安置在这里也没关系,我想。无处可去是真的。”
转身向守护着她的草薙说完这些,又转身面对秋人,
“你也可以放心。想要加害你一半的人,并不在这里。所以稍微休息一下……好吧?
“……”
一直十分紧张的秋人的肩膀,稍微放松了一些力气。
“……速人的身体恢复之前,希望能够让我们呆在这里。”
表情一边渐渐软化,一边用带有浓郁疲劳音色的声音说着低下了头。【ps:引自lost small world】
  Levi看着一群人涌了进来,一边谈论他听不懂的话。他迷茫的看向周防:“周防,你们在说些什么啊?你现在到底是干什么的?这两个家伙跟礼司哥有什么关系啊?”
  『该死,我居然忘了这个家伙。』草薙不由得看向周防尊:“尊,这小鬼交给你了。”他才不想介入王与王之间的纠葛,何况这个Levi本身就是个大麻烦。

评论

热度(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