涅白

A lazy man.

一 初遇 老相识《一切安好》

  那条萨摩耶快养好伤,被藤岛放在了homra。他想着和某个意图收养狗狗的人约定,走了过去。
  “别说话”不过一个小巷,一具柔软的身体贴了过来,但那个抵在他后腰上冰冷的物体才是他没有动作的主要原因。作为吠舞罗的一员,他的武力值还算不错,何况从那人的气息来看只是个普通人。『可能是什么高利贷走投无路的家伙。』他这么想着,『没有动用武力的必要。』
  “那家伙去哪了?少爷可是相当在意那家伙,必须把那家伙找出来。”不远处的一波人操着奇怪口音的日语说着,向他看了过来。那人的身体紧紧贴着他,远看上去像一对正在打闹的情侣。藤岛这才注意到,那个环抱住他的少年有着一头乌黑的长发穿了一件柠檬黄的T恤足以以假乱真。
  “抱歉。”少年低声说着,手用力推动着器具。『麻烦了』藤岛叹了口气,用力顶了一下少年的手肘,少年手稍一放松便被夺走了武器。
  “所以说,你就把这个家伙带回来了?”草薙有些戏谑地打量着被藤岛绑住的小少年。少年看上去和八田他们一样大,但那眼里的世故却是完全无法让人将他当做一个孩子看待。如果单纯从长相上看倒有些面熟,但说实在的,这个孩子可不是什么大众面孔。
  “嘟——嘟——”
  他放下手上的酒杯,接通电话:“摩西摩西,这里是homra。”不知电话里说了什么,似乎是什么麻烦事,“这样啊,虽说很难办,但是也是没办法了吧。我会让他们呆在我们这里一段时间,剩下的就让他们自己想通好了。”他是有些同情电话那头的人,也是出于某种不知名的心思帮了他的忙。
  “藤岛,你们几个替我去接两个人,这小鬼我来解决好了。”草薙说着,往沙发那走去。他坐到少年身旁,身体承放松姿势,身体前倾:“你是怎么惹上那群美籍华侨组织的?放心,在这里,没人敢入侵homra。”少年皱了下眉:“能解开绑住我的绳子吗?我想你们对自己的力量还是有点自信的。”草薙眉毛一跳,这声音听着带了点鼻音跟撒娇似的,他有些猜出来少年为什么惹上那群人了。
  ——那个组织的领头独子是个喜欢美少年的变态。
  “我只是帮那头肥猪解决了不可控的欲望,永久性的。”少年一边揉着发红的手腕一边说着,仿佛自己所做的一切理所当然,“我可是大发慈悲的没有收费,要知道我的出诊费可是很贵的。”草薙咽了下唾沫,感觉胯下一凉,不由得绷紧了两条腿。『真的是天然啊,这样的事情也能这么理直气壮。我好像猜出来这家伙是谁了。』
  周防从二楼走了下来,看了一眼没说什么话,径直走向厨房。
  “尊,我没猜错的话,这孩子应该是来找你的。”草薙点上烟,吸了一口,缓缓吐了出来。周防尊喝完了牛奶,顺手丢进垃圾桶,没有理会。
  “你不去找宗像礼司,找我来干嘛?”周防尊说着,又从冰箱里取了些食物出来。“我又不是特意来找你的,如果不是礼司哥说你这里更方便,我才不会来呢。”少年坐得端正,头偏向一边,颇有些不自在。『还真是在撒娇啊,别扭的和伏见那家伙有一比。』草薙出云差点笑出声来。
  “看在你在那个人的刁难下活了这么久,我可以给你一个承诺。”少年很是认真的说着。“不需要。”周防尊很是不给面子的回绝了 。『若有一日用上这个,这小鬼只是个普通人也是不可能救得了我的。』少年似是被噎住,气得冲着周防走了过去:“我Levi的承诺可是千金不换,多少人要我都没给的,你这个不知好歹的家伙。”“切,爱告状的小屁孩儿,这次可没人帮你对付我。”周防嗤笑道。
  Levi气的满脸通红,却说不出话来。
  这时门开了,来人打断了对话也算是解决了Levi的困境。
  草薙看着毫发无损的几人松了一口气,又有些为难。刚刚只顾着这小鬼,这两兄弟的事忘记说了。先斩后奏的事可是不大好啊。
  “周防,你不会是加入了什么不良集团组织吧?”Levi看着涌进来的男人们有些傻眼,『这和礼司哥说的不一样啊,不是和礼司哥不同形式下的同等地位的职业吗?』“我可是答应我父亲在日本不参与帮派战的。”周防尊没有理他,坐在吧台前抽着烟。“尊不是坏人。”安娜突然出声到。Levi吓了一跳,才发现在他同周防尊争执的时候来了个小女孩。『这孩子的眼睛似乎有点奇怪啊,是我的错觉吗?』他打量着安娜,有些好奇。

【文笔不好,重点是脑洞,涅白我现在脑洞停不下来٩( 'ω' )و 】

评论(2)

热度(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