涅白

A lazy man.

五 葬礼


手术成功了,可是这并不意味着他就脱离了危险。前前后后动了好几次手术,可是病情还是在加重,他失去了触觉之后,又一次失去了视觉。这是很恐怖的一种状况,当你能看到的时候你可以假装自己还拥有触觉,可是没有了视觉,你会发现自己再也骗不了自己了。
毕竟只是残留的“幻肢”效应,怎么会如常呢?不过是自欺欺人的假象。
——逐次年,男人因护理疏忽坠楼,抢救无效死亡。
“真可惜,这x家怕是要败了,之前有这位镇着,就是他什么也不能干,看着他面子给他们家方便的人还是有不少的。现在,啧,难说。”
“他弟弟一点他的风范没学到,他的那个养子不错,就是太小了。何况,他只是个养子。”
悼念的人们举着酒杯,一边说着可怜,一边又笑着谈论这家人的悲惨。不愧是以利聚来的陌生人,只不过是为了他弟弟的继承而汇聚一堂的人们,这也是很可悲的。
真心为他伤心的,也只有他的'管家'和养子了。



涅白有话说:这算是我第一个完结的文了,由于时间上的问题,上一次的思路就被打断,不出意料的,这篇久烂尾了。如果以后有时间,我会整改这篇文的。现在,就让它这样吧(笑哭)

评论